叫我ZhaChen~☆

山楂的楂是阿楂的楂

【Miles/Waylon】 Miles如风,常伴吾身

Miles如风,常伴吾身


  (标题和正文没有关系啦哈哈哈) 


       阳光像夏日浓稠的蜂蜜,涌进窗户,甜腻腻地挤在客厅里,还不安分地企图爬上拖鞋直达那裸露的脚踝。


      Waylon在感受到了烫人的温度后飞快地把脚缩进了阴影里。仰面靠着沙发,房间的温度不断升高,Waylon感觉自己就像在一台微波炉里,过不了一阵子,“叮”的一声,喷香美味的人肉就出炉了。他穿着宽松的T恤和同样兜风的短裤,然而Waylon现在有心脱个精光在风中裸奔。...

【天火x白子】烟花大会

  ★新年第一篇

  ★好久没更了……

  ★排版要了我的命啊

  ★新年快乐!!!!!╭(╯ε╰)╮

———————————————————————

烟花大会

      
       

       即使是在大蛇破坏了当地的大部分之后,人们还是怀着对未来的期翼举办了烟火大会。   但是,到底是为什么能如此呢?

 ...

【笑对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十

谎言

        据说每个人每天要说六个谎,白子对此只是淡淡一笑,转而去看天火。「呀……放心啦,你说什么我都会当真呦?所以说不说谎无所谓啦~」

      「不,我是问你酒是不是少了。」紫色的眼睛闪过一道光。

       天火两手双双叠在嘴上,「本大爷才不会干那种大半夜出来偷喝酒那样的勾当呢哼唧~」

      「已经暴露了喔酒鬼君?还有你‘哼唧’什么,...

天火白子五十题◎九

 雨和妖怪


       院子里雨声淅淅沥沥,浸湿了这小小的一方土地,将潮气渗进地下。阴天火在屋檐下撑开伞,转身冲白子微笑

   “下雨天很适合透气啊,取东西就拜托你了,我先走啦~”

   “稍后我就去取,别光顾着回头看着我傻笑啊,注意脚下。”

   “是是~”天火大大咧咧地跨出了门,白子看着那身影一点点消失在雨中,便抬头向上看去,灰色的、阴沉的天和……潮湿的雨,白子感到有水滴飘到脸上,抬手摸了摸脸却什么也没有,他...

【笑对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八

天火白子五十题◎八

吃饭喝酒

人总是应该有些小爱好,修身养性怡情,天火就是这样闲适有品味的人。
以上最后一句话就划掉吧。

“大哥,白子呢?从傍晚就没有看到他。”空丸走到天火旁边,“他要帮我办点事儿,晚些回来。”天火打了个哈欠,拍拍空丸的肩膀示意他进屋。空丸特别嫌弃地说:“好歹也自己去干一次啊,总是让白子帮你跑腿。”然后就看见天火驻足思考,“的确啊,那样白子也太辛苦了……”

这次怎么听劝了?空丸正要露出一个高兴的笑容。“那你以后帮他分担不就好了?”天火回头用闪着睿智之光的眼睛看他,“好,那么空丸,给大哥我温酒去。”
“结果你不还是不用动吗?!”懒死吧你!“酒是不可能的!门儿都没有!”空丸...

【笑傲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七

天火白子五十题◎七

摆渡人

阴家是这里的摆渡人,所有人都这么想。他们中偶尔有人见到押送犯人的三兄弟,从安静的林子里,或是周边的小村子中。目的地只有一个,湖中心的监狱。

往往是三个兄弟一起,但也会有不同的情况,比如只有大哥,或只有次子和三弟。目前天火很少来百度,他只是吃饭睡觉打豆豆,,,抱歉不是豆豆,是罪犯。以及顺便耍耍帅,之后就回家了。弟弟们都长大了嘛,我这可是锻炼他们哦!这是来自把货推给弟弟的阴家大哥的原话。

宙太郎还要上学,当空丸被那双带着期待的眼睛盯着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今天又得一个人撑船了。空丸烦恼着走进院子,尽管𖘍太乐意,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白子!

白子正只身走过院子,看见空...

新的一年你们难道就没有什么脑洞吗啊啊啊!?(╯‵□′)╯︵┻━┻

【天火白子】仅仅是普通的故事(枪手x医生)

【仅仅是普通的故事】
枪手天火x 医生白子(天火单箭头)

医院仍然忙碌,人来来往往步履匆匆,在弥漫着消毒水的寒冷空气中哈着热气。冬天总是有很多人感冒发烧,尤其是抵抗力较低的小孩子,吸溜着鼻涕怯生生地看着护士拿着针筒走过来,眨巴眨巴眼睛眼泪就扑簌簌掉下来,紧紧攥着一脸无奈的妈妈的衣服哭。这时候有个穿白大褂的人站停在小家伙面前,小家伙正要仰头看他,就感觉自己脑袋上被抚了两把,热乎乎的,跟妈妈的手很不一样。他揉揉眼睛看那个人,第一眼就是那双眼睛,足以吸引小孩子全部注意力的紫色的眼睛。紫眼睛冲他笑了笑:“乖啊,不哭了。”接着牵过那只胖乎乎的小手,放上一颗糖,又摸了摸小孩子的头,离开了。“金城医生真是温...

【笑傲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六

天火白子五十题◎六

      【照顾生病的一方】

又名【你就是发个烧别没事找事来烦白子赶紧去洗洗睡】
       屋外还在下雨,雨水从瓦上汇聚,沿着弧度成股流下,跳进水洼里溅起一朵小水花。这场雨不大不小地下了快三天,还是没有要停下的迹象。
     

      白子在昏暗的屋内听着雨声无奈地摇头,他并不介意光暗,这里一尘不变的阴天他已经习惯了,但今天...

【笑傲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五

天火白子五十题◎五
【一方的美梦(阴天火)】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冬夜,该有的都有,一床棉被,一个枕头,酒杯和酒,还有清亮的月亮。阴天火感叹着美好寒冷的夜晚,却总感觉失落,也许缺了什么,也许本来就是这样。他挠挠头,将酒一股脑儿灌下去。“明晚找白子陪我喝酒”,他自言自语,撩起被子躺了进去,“好梦,白子。”
那个“好梦”并没有在白子身上奏效,相反,天火做了个美梦。
天火和父亲坐在一起喝酒,“宙太郎真是很喜欢牡丹老师啊。”“就是这样啊,身为大哥我感到弟弟抛弃我了啊啊~”
“哦~宙太郎,真的吗?”
“没有啊,我最崇拜天哥哥了!”最小的孩子红着脸叫起来。
空丸拍拍他,“没关系啦宙太郎,牡丹老师对你很好吧?”...

【笑傲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四

天火白子五十题◎四
【一方的噩梦】
我以为我没什么好怕的了。
金城白子对自己的认知感到模糊不清,周围似乎是温暖的,但他又好像被寒冷包围了。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意识随波逐流,可心是静的。
他在雪里缓慢地移动,白子相信自己可以思考,他在朦胧中知道了,自己正身处在一个梦里。雪把他的颜色变得更浅,对面有什么正在靠近。白子想看见那是谁,离近看却发现那人的脸还是模糊的。他伸手去够他,那人就直直地倒下去,化成一滩血迹,和雪冻在一起。
一瞬间的惊讶,白子不可思议地收回手,这是谁?他茫然的问自己。像断片了一样,他抬起头时,没有雪,没有那滩血。黑暗扼住他,痛苦撕扯着心脏,绝望抠掉了他的皮肤,剥下了原本还有的颜色...

【笑傲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三

天火白子五十题◎三
【双方的起床状况】
被窝是青春的坟墓,倘若在床上虚度青春实在是罪过——但天火的青春期早都和他说再见了。“大哥!起来啦!!”空丸使劲推搡着裹在被子里蜷成一团的大哥,“醒来啊!!”他最后不甘心地用手搡了一下,泄气地对旁边围观的白子表示——让这货睡吧!我走了!然后这么一个艰巨的任务就甩给了白子,空丸在注视中鼓着脸跺着脚咚咚咚地离开了。
“啊啊,麻烦又来了,要怎么做才行呢?”白子把视线挪回天火身上,他对这个场景很熟悉了,这满满的既视感。将一只膝盖抵在地上,他伸手凭感觉抓住了被子下那人的肩膀,小幅度地晃晃,“天火,该醒来了,再睡就可以直接吃午饭了。”
也许是缺氧的原因,天火露脸了,但还...

【笑傲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二

天火白子五十题◎二
做饭相关
天火已经断了白子能做好除了葛粉以外食物的念想,不要让他想起白子是如何笑眯眯地把迷之暗黑料理端出来的,他再也不想体会那种视觉与心灵的冲击了,那简直是摧残。
——不过笑得挺好看的。
所以天火就是那种知足常乐的人。
白子总是自称阴家的食客,这点让天火很无奈,但白子拆下忍者包装后出人意料的擅长家务,哦不,也许正是因为是忍者,所以才get了这种技能,当然,除了做饭。
卧在榻榻米上嚼着葛粉的天火目光粘在正在打扫院子的白子身上,阳光使他周遭浮起柔和的光,白色的头发几乎透明,就像是将要消失了一般。天火没来由地害怕起来——这不是像雪一样了吗?他起身走过去,「好啦,已经很干净了,来休...

天火白子五十题◎一

天火白子
日常五十题
【第一个】家人的事
「宙太郎今天好奇怪!!!」天火缩成一团挤着自己悬念的脸,「好奇怪!」
「嗯?怎么了吗?」白子走到他旁边,弯腰问道。肯定是什么小事,白子看着低迷的天火,真是好哥哥呢。
「宙太郎和小吉吉说悄悄话,却不告诉大哥我,难道真的不想和哥哥分享秘密了吗?!已经是那个可怕的时期了吗!」这家伙其实是弟控吧,白子在心里打趣他。白子知道天火还会说下去,索性坐在了他边上。
「喂喂!白子,你有在听吗?」「有啊,说到‘小吉吉’了。」「那是上上上句了哦。」「……」「你真没听啊!」天火扑到白子面前,露出被抛弃的受伤表情。为了避开那张贴过来的脸,白子动了动身子,天火的手臂撑在两侧,使他很不...

红雀线的BE曲


Tears

瞳の 奥深く 閉ざした           深深地闭上(眼睛)直至瞳孔深处
世界は 闇に 沈む            世界沉入黑暗中
届かない声はcry 君の 手を 掴(つか)んでも shy      传达不到的是哭泣的声音   就算抓住了你的手 也有...

Noiz的BE结尾曲

Feel Your Noise

When it all comes down, what do i say       当一切至此,我还能说什么
Somewhere in the heart, there is still a part of me        在心中的某个地方,我还留有自己的一部分
There's a hole in the corner of my heart       ...

笑对阴天【阴天火x金城白子】名字

       已经是冬末了,寒冷依旧,但少了凛冽。院子里有些许积雪,前些日子还是白白净净的,软绵绵地堆在一起,看着很舒心,但眼前的就不是那样了——因为几次小小的战争。没有几个地方是完好的了,有些被踩过,脚印还在上面;墙上,地上都是雪球撞击后散落的雪,以及被翻上来的最下面的污雪,白一块黑一块,脏兮兮地赖在地上,也没什么好玩的了。
       

       白头发的少年从屋内走出,他惊讶...

© 叫我Zha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