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ZhaChen~☆

山楂的楂是阿楂的楂

笑对阴天【阴天火x金城白子】名字

       已经是冬末了,寒冷依旧,但少了凛冽。院子里有些许积雪,前些日子还是白白净净的,软绵绵地堆在一起,看着很舒心,但眼前的就不是那样了——因为几次小小的战争。没有几个地方是完好的了,有些被踩过,脚印还在上面;墙上,地上都是雪球撞击后散落的雪,以及被翻上来的最下面的污雪,白一块黑一块,脏兮兮地赖在地上,也没什么好玩的了。
       

       白头发的少年从屋内走出,他惊讶地看了一圈院子,这已经不能用狼藉来形容了,是战场吧,不过从某种方面看,的确是战场没错了。啊,真是爱添麻烦的一家子啊,他抬手轻轻挠了挠眼角,低头又看见烂得像泥一样的污雪,无奈皱眉,这实在是……太糟了。啊,头有点疼,是我的错觉吗?

       

       当他心中纠结的时候,三个黑影“嗒嗒嗒”地跑过来,不用看就知道是谁了,阴家的三兄弟,也是把他打扫过的院子搞得一团糟的捣蛋鬼们。仨人像糖葫芦串儿一样叽叽喳喳地冲过来,还是上面山楂不一样大的那种。
 

       “呦!”这是大哥天火,“大哥你等下!”次男空丸,“天哥哥,空哥哥等等我!”最小的宙太郎。
       

       眼瞅就要撞上,他正要躲开,天火就突然在他面前站定,后面两个小家伙剎不住都撞上去,“大哥别一下子停下来啊!”“我的鼻子呜……”但天火还是咧着嘴角笑得没心没肺。豆丁宙太郎像是发现了什么,咋咋呼呼地跑来了,负责的二哥想都不想就追了上去。

       

       他冲来人展开一个微笑,温和地看着天火身后的两人,“又在胡闹了,院子可是很难打扫的。”“那你应该和我们一起嘛,别光看着了。”天火伸手揽上他的肩,颇有大哥范儿地凑着他说:“打扫卫生什么的太无聊啦!我们一起吧!”不出意料的,他看见旁边的白色脑袋轻轻地摇了摇。“我只是一介食客而已”,说罢,又转过头对着天火苦笑了一下。
      

        天火一下把他扳正,使他面对自己“喂,你这家伙怎么……”怎么这么让人火大。天火没有说完,他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连这个人的名字都不知道。从遮天的大雪中把他救回家直到这个冬天即将结束,他没问过,他也没亲口说出来。他以为他伤好后会说的,就没在意,但现在,天火急切地希望知道那个名字。会是怎么样的名字,读起来会不会很好听,可能有不同的读法,那个人又会怎样轻柔地将它吐露,写起来是不是很漂亮……
      


                        阴天火很想知道。
     

         “名字,告诉我。”“……”回答是沉默,“只是名字啊。”天火的口气里夹杂了恳切,他放在他双肩上的手握得更用力了。面前的少年静静地看着他,紫荧的双眼中没有要说的意思。
 

         一眼万年……等等,这是什么?
 

       天火和他大眼瞪小眼,败下阵来。“服了你了,算了,不管你是不想说还是没有名字,我总不能一直叫‘你’或是‘喂’之类的吧。”他的一只手从那人的肩上离开,稍稍向上,指尖触碰到白发。“所以……”手指不缓不急地轻抚着,“白子,怎么样?很适合你。”天火笑起来,那人偏偏头,想离开那只手。

        “白子?”他愣住了,好像可以,不是很文雅但也不蠢,于是点头了。“太好了,本大爷真厉害啊!金城白子!”“金城?”白子跟不上节奏,这个姓氏是哪来的?莫名其妙。
       

      “像雪一样啊,你的头发。”天火恋恋不舍地拨弄白子的头发,“白子。”“什么?”“回答得很快嘛~”“别闹了,天火。”白子边笑边把耳旁的那只手往下拽,但它动了一下后,就赖在白子脸上不走了,“喂,”白子感觉脸被捏了一把,顿时有了抽搐嘴角的冲动,“天火,你在干什么?”

        “……”天火表情严肃。
        “?”
        “白子……”天火把手收回来。
         “怎么了?”白子担心起来,这不正常。
         “没想到你的脸摸起来那么软,啊哈哈!”
          “……”嘴角一抽。
          “嗯?”   “不,没什么的,天火。”
————————————————————————————————————
          

           十年后,金城白子离开了阴家,为了自己的风魔一族,背叛了阴天火。十年前,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告诉天火真名,或者是,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现在,在重拾“风魔小太郎”这个所谓的真名之后,“金城白子”又在哪呢?他已经无暇去想了。



by 叫我ZhaChen~☆
 我捏造的白子的名字由来,白子现在矛盾着,却依旧坚持自己的原意。

评论
热度(6)

© 叫我Zha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