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ZhaChen~☆

山楂的楂是阿楂的楂

【笑傲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二

天火白子五十题◎二
做饭相关
天火已经断了白子能做好除了葛粉以外食物的念想,不要让他想起白子是如何笑眯眯地把迷之暗黑料理端出来的,他再也不想体会那种视觉与心灵的冲击了,那简直是摧残。
——不过笑得挺好看的。
所以天火就是那种知足常乐的人。
白子总是自称阴家的食客,这点让天火很无奈,但白子拆下忍者包装后出人意料的擅长家务,哦不,也许正是因为是忍者,所以才get了这种技能,当然,除了做饭。
卧在榻榻米上嚼着葛粉的天火目光粘在正在打扫院子的白子身上,阳光使他周遭浮起柔和的光,白色的头发几乎透明,就像是将要消失了一般。天火没来由地害怕起来——这不是像雪一样了吗?他起身走过去,「好啦,已经很干净了,来休息吧!」边说边将白子拉住,然后往回拽。
白子疑惑着天火手上的力道,怎么说都显得太大了,扣在自己手腕上。是在烦恼什么吗?想也是挣不开,索性由着他拽着吧。
直到进屋卡拉上门后天火才松了口气,也松开手,扭头去看白子。
恢复正常了?白子对上他的视线,什么都没说,朝天火走过去。边走边思索着原因,他刚才显得像个闹别扭的孩子,执着着什么但就是不告诉你,不想说出来却希望别人知道,跟自己憋着劲儿也跟别人憋着劲儿。所以你可真是麻烦啊,天火。
白子眨眨眼,哄小孩似的摸摸天火的脸,「有什么想吃的吗?」笑容温柔。这句话真的不适合你啊!!!!!被摸脸的人的胃一下疼起来,除了葛粉你做出来的食物根本就是一个样啊,和那什么国的眉毛是一个等级啊,会吃死人的吧!在嘴里转了无数个来回的咆哮最后还是成了一个“葛粉”。
「哎?你很喜欢那个啊!但是刚吃过没问题吗?」「没有!」「那就等一会吧,我去做饭。」白子高兴地出去了,啊啊,果然哄孩子还是靠美食呢。
完全不是这样喔金城君!!
这就是为什么阴家总是次男在掌勺的原因了。
仅仅是为你的笑容而感到同样的欢喜,却能使我忘却过去和未来;只要是你所希望的,我都想去实现,如果我只是金城白子。

评论(2)
热度(7)

© 叫我Zha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