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ZhaChen~☆

山楂的楂是阿楂的楂

【笑傲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三

天火白子五十题◎三
【双方的起床状况】
被窝是青春的坟墓,倘若在床上虚度青春实在是罪过——但天火的青春期早都和他说再见了。“大哥!起来啦!!”空丸使劲推搡着裹在被子里蜷成一团的大哥,“醒来啊!!”他最后不甘心地用手搡了一下,泄气地对旁边围观的白子表示——让这货睡吧!我走了!然后这么一个艰巨的任务就甩给了白子,空丸在注视中鼓着脸跺着脚咚咚咚地离开了。
“啊啊,麻烦又来了,要怎么做才行呢?”白子把视线挪回天火身上,他对这个场景很熟悉了,这满满的既视感。将一只膝盖抵在地上,他伸手凭感觉抓住了被子下那人的肩膀,小幅度地晃晃,“天火,该醒来了,再睡就可以直接吃午饭了。”
也许是缺氧的原因,天火露脸了,但还是缩在被子里连眼都不想睁。白子凑近他,低着身子在天火耳边又叫了他两声。好的是天火终于掀被子了,不好的是他把白子拉进被窝了。掀被子,拽白子,盖被子,动作一气呵成行如流水,他绝对不止一次这么干过。
“啊咧啊咧~一大早的就这么调戏我的耳朵真的好吗?”“我可以条件反射地回击吗?”“不可以,乖乖待一会吧,在我怀里。”“……”看来是默许了,天火心安理得地收紧怀抱,紧紧拥着白子。他拥抱着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即使白子体温并不高,天火依旧感到温暖,以及发自心底的为此高兴。
白子被这个单向拥抱弄得很不舒服,只好把手臂抽出来,然后搂住天火,突然发现这不是越来越别扭了吗?就这么将就一下吧。
『你抱得太紧了』他正想开口时感觉到天火的胸膛平稳地起伏着,已然是又睡着了。白子挽起一个微笑,『真是个暖和的好地方啊,天火』,他在心里调笑道,『赖床的功夫相当不错呢。』同时阖上眼睛,闻着包围自己的天火的气息,也安心地困倦了。
『多睡一会儿也没关系』这是睡着前最后一句话。

从十年前就是如此了,天火的赖床问题,他常常顶着一头杂毛对着把自己轰醒的人抱怨,“再睡一会儿不行吗?人可是在睡眠中长个的哟?”然后对一旁的空丸说:“真的哟,空丸,小心长不高哟~”你那欠揍的口气是怎么回事!空丸投以一个不满的表情,看见叠好被子的白子,“别总是宠着大哥啊,他越来越得意忘形了。”这时白子会用手理一理天火乱麻似的头发,把挡在他脸上的几撮挽到耳后,回答道“空丸也可以多睡会,早上的事务我来就好。”
接着空丸就瞅见一个得意的笑脸,真是够了。


然而今天:“宙太郎!宙太郎!醒醒!”空丸快崩溃了,一个两个都是这样吗!!!
如果说被窝是青春的坟墓,但宙太郎的青春期还没来。



☞说是五十题但现在我才想了三个出来,若是各位看官觉得我这些文字能入眼的话,不妨在评论里帮我出出主意,再次提前谢过了。

评论
热度(2)

© 叫我Zha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