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ZhaChen~☆

山楂的楂是阿楂的楂

【笑傲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四

天火白子五十题◎四
【一方的噩梦】
我以为我没什么好怕的了。
金城白子对自己的认知感到模糊不清,周围似乎是温暖的,但他又好像被寒冷包围了。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意识随波逐流,可心是静的。
他在雪里缓慢地移动,白子相信自己可以思考,他在朦胧中知道了,自己正身处在一个梦里。雪把他的颜色变得更浅,对面有什么正在靠近。白子想看见那是谁,离近看却发现那人的脸还是模糊的。他伸手去够他,那人就直直地倒下去,化成一滩血迹,和雪冻在一起。
一瞬间的惊讶,白子不可思议地收回手,这是谁?他茫然的问自己。像断片了一样,他抬起头时,没有雪,没有那滩血。黑暗扼住他,痛苦撕扯着心脏,绝望抠掉了他的皮肤,剥下了原本还有的颜色。白子想起刚才那人了,在窒息中他看到自己如何杀死了他,带着决绝和泪水,杀死父亲,还看到自己是怎样被褪去了颜色,以及母亲死时的眼神和弟弟在火中扭曲的半张脸。他垂下手,就像当年被关入黑暗中做的那样,任凭自己变得麻木。
究竟是因为什么所以才做的梦?当白子发现自己又倒在雪中时,他疑惑了。眼里是一片白色,风雪企图将他掩埋,悄无声息。白子却笑了,他不知道梦的由来,但他知道,噩梦即将暂停,他笑着把目光投向远处,看见那个拿着伞的身影,阖上眼睛,“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天火,你知道雪为什么是白的吗?”
“嗯?是啊,为什么呢?”
“因为它们忘记了原来的颜色。”

评论
热度(3)

© 叫我Zha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