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ZhaChen~☆

山楂的楂是阿楂的楂

【笑傲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五

天火白子五十题◎五
【一方的美梦(阴天火)】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冬夜,该有的都有,一床棉被,一个枕头,酒杯和酒,还有清亮的月亮。阴天火感叹着美好寒冷的夜晚,却总感觉失落,也许缺了什么,也许本来就是这样。他挠挠头,将酒一股脑儿灌下去。“明晚找白子陪我喝酒”,他自言自语,撩起被子躺了进去,“好梦,白子。”
那个“好梦”并没有在白子身上奏效,相反,天火做了个美梦。
天火和父亲坐在一起喝酒,“宙太郎真是很喜欢牡丹老师啊。”“就是这样啊,身为大哥我感到弟弟抛弃我了啊啊~”
“哦~宙太郎,真的吗?”
“没有啊,我最崇拜天哥哥了!”最小的孩子红着脸叫起来。
空丸拍拍他,“没关系啦宙太郎,牡丹老师对你很好吧?”然后小家伙就扑到他身上闹起来。
“很热闹呢,白子你也坐下来吧。”天火的母亲走过来,身后跟着白子。他微笑着,把一碟葛粉放下。天火看着他的眼睛,心中莫名的异样在涌动,与他所处之处格格不入,他想伸手去抓白子的袖子,却握住了他的手,皮肤接触的那一刻,天火感到一瞬间的悸动,仿佛有什么连接了,那只手与这梦不同,就像天火的感情,似乎是真实的。他把他拉到自己身旁,没有松手,他看向白子,看他的眼睛,看他的鼻梁,看他嘴角的弧度,然后,看相握的手。天火从没感觉到这样的安心。天火的父母,天火的弟弟们,都带着笑,交谈着,吵闹着。天火问白子,“你为什么会在这?”
对方似乎没明白,歪了下头,等天火的下一句。“不是,你就应该在这才对,但是我……我感觉……”——我感觉你不属于这。
“你希望我些什么吗?”白子低头看两人的手,挑起眼看他,“你说出来会更好”。白子把另一只手覆上面,轻轻摩挲着,若有所思。“天火,如果你想我陪你喝酒,当然可以,但不止是这样吧?”天火支吾了一阵,还是沉默了。他不说做不到的事,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这就是阴天火,所以他不敢拜托白子他所想的,又不想命令白子,只能把期望卡在喉咙里,咽不下吐不出,他生怕自己的期望破碎。就在他想哈哈大笑敷衍过去的时候,白子把他的手捧住,移到唇边,天火楞住了,看着白子垂着眼,用嘴唇碰了碰他的手,停在上面,温度从手背传到四肢,传到天火心里,天火感到身体里酸胀酥痒,他看着白子缓缓地抬头,浅笑道:“这样使你好受一些了吗?”
天火摇头,“远远不够”,伸手将白子抱住,“我想你永远留在我身边。”
一声轻笑,“如你所愿”。
——梦因此而中断。
天火盯着房梁,懵了一会,然后爬起来,穿好衣服找到了雪地里正在发呆的白子。“你最近总是发呆啊,白子。”
“……啊,嗯。”
“天火,你知道雪为什么是白的吗?”
“嗯?是啊,为什么呢?”
“因为它们忘了原来的颜色。”
白子发现自己的手被握住了,接着天火把那只手拉到自己嘴边,低头亲去。在白子的错愕中他笑起来,“怎样,这样会让你好受一些吗?我的白子?”
你的颜色由我来保护,也由我来渲染。

评论
热度(4)

© 叫我Zha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