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ZhaChen~☆

山楂的楂是阿楂的楂

【笑傲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六

天火白子五十题◎六

      【照顾生病的一方】

又名【你就是发个烧别没事找事来烦白子赶紧去洗洗睡】
       屋外还在下雨,雨水从瓦上汇聚,沿着弧度成股流下,跳进水洼里溅起一朵小水花。这场雨不大不小地下了快三天,还是没有要停下的迹象。
     

      白子在昏暗的屋内听着雨声无奈地摇头,他并不介意光暗,这里一尘不变的阴天他已经习惯了,但今天也有些太暗了,要不要去点盏灯呢?他这么想着,把从水盆里拿出的毛巾叠好放在面前人的额头上。确定毛巾不会掉下来后,他站起来准备去点灯,却被一声哼唧打断了。“待着。”天火在被子里蹭了一下,嘴被被子遮住,瓮声瓮气地说:“哪儿也别去。”眼睛里透着不情愿和疲惫,病殃殃的样子让白子担心,他只好重新跪坐在天火边上,伸手摸摸毛巾的温度然后和天火大眼瞪小眼。

       “天火,屋子里太暗了,我去点灯。”白子冲他解释原因,生病的天火总是更任性也更难缠,但毕竟在发烧,总得顺着他对不对?白子又无奈地眨眨眼,补充了一句:“顺便拿些吃的。”
 

     “不准去。”被天火拒绝了。恩……好吧,那就这样呆着吧。
 昨天早上阴天火还是好好的,在屋内一脸蠢样耍弟弟们玩儿,这很正常,但到晚上就不是这么回事了。白子注视着躺下的天火,散着头发眼中蒙着一片雾,凌冽的气势像是被雨水冲刷掉了一般,安静的躺着。白子记起昨晚他看见的场景,同样的脆弱,同样的迷惘,两幅画面就交叠重合在他的眼中。


    他昨晚看到的是,站在雨中的孤零零的天火,浑身上下都被水浸透,抬着头眺望不知是哪里的远方,“天火!”他跑进雨中,踩着大大小小的水洼来到天火身边。“天火,你在做什么?”他责问道,“淋成这样你为什么不进屋?”天火缓缓地收回视线,转头来看白子,静静地看着他。雨水从天火的额发上滑落,有的顺着他的鼻梁和嘴角流下,再从下巴上滴落,有的从他眼角落下来,看上去像一滴泪水。白子叹了一声,抬起手抚去天火脸庞的雨水,又挑挑手指拨开了他半遮眼睛的额发,当他要把手放下去时,天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接着整个人抱了上来。也许这不是一个拥抱,他更像是把自己全身的重量压了上来,就像一个找到了久违的归处流浪者,紧紧拥着自己仅有的爱人,流着泪不愿放开。

 

      白子任由天火作为,也许一个拥抱比安慰的话儿要好上千百倍,他感受自己颈边温热的呼吸,抬头看向乌云密布的天空,雨滴打在他们身上,冰冷使得对方的体温更加宝贵。他放低了声音,像哄小孩子一样温和地开口:“天火,进屋吧。”

      “嗯。”天火抬起头,冲他露出一个笑容。



      虽然两个人都淋得透湿,但白子并没有发烧,只有眼前这个自作孽的人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白子笑了笑,从回忆中抽身,把天火额头上的毛巾换下来扔进水盆里,再换上另一块。“白子……”天火开始哼哼,“好热的……”他把手从被子里抽出来,手背贴在毛巾上,面色泛红,“我现在浑身是汗啊。”白子伸手探进被子,确实有些潮。他站起来拉门出去,“我去烧壶热水,乖乖呆着”。

      天火现在有一种名叫“有了白子我真幸福”的愉悦感情,即使自己烧得云里雾里,也能感觉到白子的气息,以及他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手——白子在帮他擦身子。温热的毛巾贴在身上很舒服,白子均匀的吐息也让他感到快乐,所以他就死皮赖脸地往白子身上靠,严重影响了他。

 

      “别闹。”白子用毛巾轻轻拍了他一下,“别乱动了。”然后天火就乖乖直着上身安分下来,感受那只手运行的轨迹。等到白子在天火面前擦完最后一下,打算长出一口气时,天火凑过来在他脸上“啾”的亲了一口,用晶亮晶亮的眼睛看着他。白子摸着自己的脸笑起来,“这算是……?” 

      “是感谢的吻哦!”天火显得很高兴。

      “哦呀?这样啊……”白子站起来,天火仰起头看他“那么……”

     他俯下身子,吻上天火的嘴唇。

     起身时,他笑意更浓,“这个是晚安吻。”


——在这个世界,我们需要一个在生病时照顾我们的人。

  


(可爱的 幽灵耳朵 提供的梗)



评论(5)
热度(6)

© 叫我Zha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