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ZhaChen~☆

山楂的楂是阿楂的楂

【笑傲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七

天火白子五十题◎七

摆渡人

阴家是这里的摆渡人,所有人都这么想。他们中偶尔有人见到押送犯人的三兄弟,从安静的林子里,或是周边的小村子中。目的地只有一个,湖中心的监狱。

往往是三个兄弟一起,但也会有不同的情况,比如只有大哥,或只有次子和三弟。目前天火很少来百度,他只是吃饭睡觉打豆豆,,,抱歉不是豆豆,是罪犯。以及顺便耍耍帅,之后就回家了。弟弟们都长大了嘛,我这可是锻炼他们哦!这是来自把货推给弟弟的阴家大哥的原话。

宙太郎还要上学,当空丸被那双带着期待的眼睛盯着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今天又得一个人撑船了。空丸烦恼着走进院子,尽管𖘍太乐意,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白子!

白子正只身走过院子,看见空丸向自己跑过来就停了下来。空丸酝酿了下,开口问他:“白子!嗯……你今天不忙吧?”
“是啊,没什么事可干呢。”
“唔……我那啥,我今天一个人摆渡。”
“哦?真是长大了啊。”白子笑得很欣慰。
你没听懂我的意思吗?!空丸突然有些扭捏起来,啊啊,直接说出来的话不就像是小孩子撒娇一样了吗!他涨红了脸憋着话,眼睛不肯看白子。空丸也只是孩子,白子抬手揉乱了空丸的头发,逗他也要有些分寸。“我可以陪你去湖中心。”他这么对面前闹别扭的少年说。

“真是的,白子你揉我头做什么啊?”空丸使劲摁着自己乱翘的头发,“头发都乱了。”
“和你大哥学的。”
空丸可以保证自己闻到了奸情的味道。他拨浪鼓儿似的摇了摇脑袋,想把这种妄想甩出去,但反而甩出了一些值得回味的画面——

大哥搂着白子喝酒,醉眼中肆无忌惮的情感和靠在白子颈脖边若离若触的嘴唇;在雨夜三更走廊上碰到的湿透的白子,以及他眼里平静的哀伤;还有,大哥提起白子时闪烁的目光。这些之中,还包括刚才白子眼睛里闪现的温柔和嘴角的弧度。

这下谁说他俩没奸情空丸都不信,绝对不信。
他摸摸自己的鼻头,看了一眼被打晕的犯人,问道:“白子,在你看来大哥是怎么样的人呢?”白子挑挑眉,“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也没什么啦,就是大哥他会……会依赖你,也许跟我和宙太郎平时看到的他不一样,对吧?”我在胡说些什么!空丸又窘迫地低下头去,我不自在个什么劲啊?

“天火是……很特别的人,”白子用手摩挲着下巴,看着湖面,“他很爱你们,尽管看上去不靠谱但他从不会让你们受伤的,所以你如此仰慕他。”白子拿过船边的撑杆,让船缓缓移动。“作为阴家的支撑,你们的大哥,他非常负责任。”空丸重重的点头,白子接着说下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他,但我想天火也是脆弱的。”他停顿了一下,看着空丸不可思议的表情,“空丸,我并不是说他本身,外界的原因使他脆弱。你看,一个冷血的人很难找到他的弱点,而一个多情的人就不这样了,比如天火这样温柔的人,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大哥重视所有人。”空丸抬头去看乌云,“每个人都成了他的弱点。”包括我。
“是这样没错,但我们绝对不是拖累。”白子蹲下来用手掌盖住空丸攥紧的拳头,“人不会孑然独行,当我们有了各种各样的羁绊时,我们会,变得更好。”
“但也会更脆弱。”空丸快哭出来了。
白子朝他笑了,“羁绊会成为力量,空丸,你也是天火不可缺少的力量,当我们为天火努力时,弱点会变成保护,他现在就是如此。”他紫色的湖水里似乎倒映出点点星光来,令空丸心旷神怡。
船靠岸了。
————————————————————————————————

空丸在走动时看见大哥和白子,他为了自己的眼睛着想,静静地离开了。

“这么说来还不错呢!好像我有一个超大的后援团一样啊!”天火靠在白子身上大笑,“不错嘛白子,羁绊啦变得更好啦,意味深远啊!”
白子睨了他一眼,将杯中的酒饮尽,“我想最重要的羁绊应该来自于家人。”
“有道理,怎么了?”
“线不完整,天火。”
“你指的是我父母?”
“那很重要,不是吗?”
“嗯。但我没办法,你也找不回丢失的线。”天火把玩着白子的头发。
“不对不对,白子,线是完整的。”天火坐起来亲亲白子的侧脸,“因为你而完整”。
“呵,逆子。”白子回应了一个吻。







【(*ˉ︶ˉ*)~好~久~没~更~啦~,空丸,大人之间的卿卿我我是不准看的哈哈哈! 这篇主要是空丸和白子,换个角度更显哥嫂情深,如果有“这就是白子x空丸吧卧槽!”这种感觉的,我可以非常非常肯定的告诉你——你又出幻觉了,出门左拐就是我家的药店。哈哈哈,本来想好好剖析大哥的,但因为以前不知道从哪看的“羁绊”,写着写着就偏了,这就是为啥我考场作文老跑题的原因,还是功力不够啊。】祝福看文的,看我唠叨的所有朋友!!!

评论(10)
热度(9)

© 叫我Zha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