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ZhaChen~☆

山楂的楂是阿楂的楂

【笑对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八

天火白子五十题◎八

吃饭喝酒

人总是应该有些小爱好,修身养性怡情,天火就是这样闲适有品味的人。
以上最后一句话就划掉吧。

“大哥,白子呢?从傍晚就没有看到他。”空丸走到天火旁边,“他要帮我办点事儿,晚些回来。”天火打了个哈欠,拍拍空丸的肩膀示意他进屋。空丸特别嫌弃地说:“好歹也自己去干一次啊,总是让白子帮你跑腿。”然后就看见天火驻足思考,“的确啊,那样白子也太辛苦了……”

这次怎么听劝了?空丸正要露出一个高兴的笑容。“那你以后帮他分担不就好了?”天火回头用闪着睿智之光的眼睛看他,“好,那么空丸,给大哥我温酒去。”
“结果你不还是不用动吗?!”懒死吧你!“酒是不可能的!门儿都没有!”空丸愤愤越过天火去准备晚饭,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站住了,他在天火好奇玩味的眼神中纠结着,最后还是稍稍侧了头,别扭地问:“白子回来吃晚饭吗?” “嗯?很可惜呢,可能赶不上了。”天火依旧笑嘻嘻。“哦……”空丸回应一声,快步走开了。

真是不坦率的孩子,天火暗暗想。
晚饭时空丸看着吃相如同猛虎下山的两人表示这俩货是谁,我不认识。然后在异口同声的“再来一碗!”和齐刷刷伸过来的空碗中感受到了强烈的不可名状的情感,硬要说的话,大概是掀桌的冲动。
“能有出息点吗!吃这么快是几个意思!?有狗熊跟你们抢吗?!”快看这是空丸的愤怒。
“你还是太嫩了空丸,我们家可是已经走上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快,且吃且珍惜吧!”天火一脸悲痛地塞了一口米饭。
不要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好吗?!你那个吃法真的能吃出味儿吗?
“就是啊空哥哥,吸溜吸溜,如果不吃的话就会饿肚子阿鲁,吸溜吸溜,我们可是要成为火锅将军啊不米饭将军的阿鲁!”
宙太郎不要像喝一样的去吃米饭,火锅将军是什么?“阿鲁”是什么诡异的口癖?这里是阴家,不是坂田银○的万○屋啊喂!
这时空丸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银头发男人,他用抠完鼻○的小拇指对着自己,死鱼眼很瞅着他,“那边的少年,你为啥要用我:家新吧唧的口气吐槽啊?”
然后,空丸沉默了。埋头猛吃的天火突然抬头:“你需不需要一副眼镜?”
滚吧。
——白子你在哪儿啊!!! 我已经扛不住这两人了!
于是三个人在和谐的喝米饭声中快乐地结束了晚餐。

唉,本来想在饭桌上和大哥说说白子的事,根本没办法开口嘛。明明白子在的时候那两个吃饭时都挺消停的,白子一走就显露本性了吗!空丸回忆了一下之前的晚饭,好像还是一样齐刷刷的“再来一碗”,不同的是盛饭的人,白子会无奈地笑,然后先盛给宙太郎,在天火大喊偏心的时候接过碗:“你怎么看都已经成年了。”再把盛满的碗递过去。这时候大哥看着白子嘿嘿地笑:“看着你我能再吃十碗~” “那太好了,多吃些吧。”白子边说边给天火夹菜。
“就不能害羞一下吗?”
“抱歉呢,我没有害羞这个设定。”
“所以你是走知心好人妻路线吗?”
“不全是,其实还有冷酷冰山攻和弟控这个隐藏路线哦?”白子一脸云淡风轻。
“我感觉自己地位不保啊,白子你是腹黑吧?”
白子笑了一下。
空丸立刻从回忆中抬头,等等,公然秀恩爱是怎么回事?以及那种丢节操的对话直接在弟弟们面前说出来没问题么?!跟你们的画风根本不一样,快把正常的白子还回来!心中的吐槽发泄完后,空丸默默地捂住了脸,再这样下去本体会变成眼镜的。

与此同时,天火正把温好的酒拿出来,倒在酒杯中啜饮。有一阵子他没有亲自温酒了,今天温酒时就感觉有些别扭,原因有两个,一是空丸不让喝,二是有白子帮他温酒。不过好歹是喝上了,他阖上眼,放下酒杯。可是现在还不到多喝的时候,如果醉了就麻烦了。他用手指轻轻敲打桌面,在昏黄中静静等待。他记得自己小时候看父亲喝酒,周围有馥郁香甜的气味,虽然母亲说他的年纪要喝酒还要等好几年,但他还是跑到父亲身边去,想去尝尝酒到底是是怎样的味道。阴大湖笑着给他半杯不到的酒,天火先是闻了闻,开心地仰头喝进嘴里。味道跟他预想的不一样,苦的,涩的,辣的。所以他捂着嘴发愣,不应该是甜的吗?父亲只是哈哈大笑,问他,以后还喝吗?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应该是喝吧?

天火抬头向房顶看去,嘴角露出笑容。紧接着白子从天而降,在他面前站定。“欢迎回来,白子。”
“调查怎么样?”天火的目光将正在系发带的白子里里外外扫了一遍。他用指腹轻轻摩挲下巴,忍者服很……好看,也许说是诱惑也不为过,他盯着高领遮掩中若隐若现的颈部如此想着。“可能是我们太紧张了,并没有什么要发生。”白子在天火对面坐下。“总是麻烦你呢,谢谢了。”
“不用谢我,我只不过是食客而已,只需要命令我就行了。”
天火伸手去弹白子的额头,“你笨蛋啊!我是在拜托你。”对方摸着被击中的地方,像是叹息似的说:“真任性啊……”

“来来来,我们喝酒。”天火“咣”地把一只酒杯砸在他面前。“已经很晚了我……”“别拘泥于这些事嘛!”然后“哗啦”一下,酒杯就满了。你的确太任性了,他为难地拿起酒杯,“就一点哦,只陪你喝一点。”但我还是忍不住纵容你。“知道啦!”天火也给自己倒上酒。

白子捏着酒杯看着明显喝醉的天火,想凭借忍者的毅力保持清醒,但也有点飘飘然的感觉。他看见天火伸出的手,情不自禁握了上去,还没来得及感受一下就被扣住了,他皱起眉头想把手抽回来,哪料天火又迷迷糊糊支起身子,空着的手重新拿住酒杯,手肘撑着桌子边,慢吞吞地蹭饭白子旁边,晃悠着酒杯:“咱们一醉方休!”白子扶着他以防他栽到地上去。“好了天火回去睡觉,你喝醉了。”然后天火就倚在白子身上,把脸埋在他颈窝上,不时蹭两下,灼热的气息让白子又痒又躁,他感觉自己有点把持不住,搞不好今晚他俩纯洁的关系就没了。他深吸一口气:“天火,你忘了我还有冰山攻属性吗?” “嗯?”天火睁开眼睛,声音沙哑,“你想怎么做呢?睡觉,还是睡觉?” 真亏你还有脑力玩双关语,白子抱着赖在身上的人感觉压力很大。天火的手臂慢慢抬起来,手从他的颈部向上摸索,最后覆在他的侧脸上。白子感觉那只手稍稍用力让自己歪头,正奇怪要干什么时,耳廓感到湿滑和温暖,同时伴随有黏腻的水声,脑中一炸——天火在舔他。
白子一瞬间感觉脸上烧的慌,天火的这一举动让他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反应很激烈啊,敏感点吗?”天火停下来调侃他。“……你是猫吗?天火。” “不是哟。” “别戏弄我了,晚安吧。”白子试着把天火拽下来,但对方转换目标吻了上来。一个软软的撒娇意味的吻,天火轻轻地咬他的嘴唇,用舌尖小心翼翼地触碰他,在他心软之时侵入,缓慢有耐心的带动白子回应自己,从白子口腔中感受谈谈的酒精味,手掌轻抚他的脸,很温柔的一个吻,绵长且缓慢,使白子在分开时显得恋恋不舍。
“我想我们有很多个晚上。”天火拥抱了他,带着馥郁的酒香拥抱他,“不需要着急,对不对?”
白子回味着刚才的亲吻,“是的,不仅是夜晚,我们还有很多酒可以喝……”在天火怀里深深的睡着了。









【我还是觉得逗比风适合我,以及还是清水好,差点就让白子攻了哈哈哈我的恶意。不要在意新银○。为了很重要的事情,可能会很久不更,别恨我,看文的朋友们,别了!!】

评论
热度(7)

© 叫我Zha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