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ZhaChen~☆

山楂的楂是阿楂的楂

天火白子五十题◎九

 雨和妖怪


       院子里雨声淅淅沥沥,浸湿了这小小的一方土地,将潮气渗进地下。阴天火在屋檐下撑开伞,转身冲白子微笑

   “下雨天很适合透气啊,取东西就拜托你了,我先走啦~”

   “稍后我就去取,别光顾着回头看着我傻笑啊,注意脚下。”

   “是是~”天火大大咧咧地跨出了门,白子看着那身影一点点消失在雨中,便抬头向上看去,灰色的、阴沉的天和……潮湿的雨,白子感到有水滴飘到脸上,抬手摸了摸脸却什么也没有,他看着自己干燥的手掌,忽然想起一个故事来,

   “天火,你知道‘雨女’吗?”他望向天火消失的方向,淡淡地问。


      

       街上少有人影,回来路上的水坑迫使天火不得不低头躲避,“哎呀,下雨天就是这个不好办呢~”然而在抬头的那一刻,他看见一个伫立在雨中的女子,她微微蹙眉,抿着毫无血色的嘴唇,神色哀怅,似乎已经淋湿了大半。哎?没有伞吗?天火向她走过去。感觉到有人一样,女子转头看过来。


   ——是个大美人儿啊。天火这么想着,不由得对她微笑,“没有伞的话,可以和我用一把喔?”说着举了举手中的伞,一步跨到她身旁去,“你住在哪?”     只到他肩膀的青衣女子低下头轻轻笑了,鬓角的一缕沾湿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甩出几滴水来,然后她缓缓伸手,指尖对准一个方向,“就在那边。”声音微不可闻,瞬间就被雨声遮盖了。

      

   “嗯,我们走吧!”天火就这么带着她向前走去,并将伞向她倾斜。女子稍稍歪头,看着完全遮住自己的伞,发出一声叹息:“我的丈夫也……像您这么温柔呢。”天火没有察觉她过于缓慢的语调,反倒是自己不好意思起来,“也没有啦~我家还有一个,他才是真正的温柔啊~”


     “哦?既然您这么说……那肯定就是了。”女子抬手拢拢鬓角,放下时和天火撑伞的手碰到。倒没有什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天火只觉着自己似乎碰到了冰块。                        忽然耳旁仿佛有白子的声音,天火扭头在街侧寻找,未果后回头,却发现伞下只有他一人。


    “喂喂喂,不会吧,大白天撞鬼吗?”天火心里一慌,又强行稳定,“肯定不可能啦哈哈,总、总之先回家好啦!”就顾不得脚下是否有积水,迈开步子逃似的往回走。


       取过东西的白子在屋外的长廊坐下,打开包裹查看,这是那个点点眉眯眯眼的男人给的,白子去取这个的时候那男人正在和式神嬉闹,根本顾不上看他,他也就拿上布包道过谢离开了。不过神秘兮兮要我取来的到底是什么?白子移开手,看见静静躺在布中央的符咒,摸起一张在手中翻转,嗯……这个好像是用来保平安的?不等他多想,一个黑影惨叫着冲进来——“白子啊啊啊啊啊啊——”然后猛地一扑,给白子来了个熊抱。


      “怎么了天火?”白子发现他像树懒一样抱着自己,扯都扯不下来,伸手给天火顺顺毛,又想起之前的故事,便伏在天火耳边千回百转地说:“你……该不会是……遇到鬼了吧?”然后满意地看见天火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叫起来,“噫——别说了啊啊!!“


     “啊啊~好多了。”天火喝了一口温好的酒,长吁一声,对着白子讲述了那个诡异的女子。“……然后就一下子消失了,太奇怪了。”                    “ 下雨天无伞的美丽女人吗?应该是‘雨女’吧。”白子皱着眉头担忧的看着对面的天火。

“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啦?还有‘雨女’是什么?”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身处麻烦的笨蛋还在笑嘻嘻地发问。


      你真是太……已经无法找出一个词来形容眼前的人了,白子无奈的扶额。“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雨女’,就是一种妖怪,雨天会立在雨中,如果这时候有男子向她微笑,示意她共用一把伞的话,那她就会永远跟着他。此后,该男子就会一直生活在潮湿的环境中,因为普通人难以抵挡这么重的湿气,所以不久就会死……”说着,白子皱起眉来,“天火,你不觉得周围很潮吗?”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点哎。”

        白子拿起静置在一旁的符咒递过去,“这是芦屋家主给的,多少会有些用。”说完就起身向外走,天火见状一把拽住他,“天这么晚了你想去哪?”

   “找芦屋问问驱逐‘雨女’的方法。”   

    “你这个行动力啊……明天吧,现在又是天黑又是下雨的,如果你也撞见鬼了怎么办?”看见白子有所犹豫,天火由补充到:“也不一定就是被缠上了,还不确定嘛~况且就算是,我也不会被湿气一夜弄垮嘛,我可是‘天火’唷!”笑着将白子的手握住,“看,是不是热烘烘的?”

    “……”白子确实感觉到令人安心的暖意,他叹了口气,缓缓俯身抱住天火,下巴搁在肩上,“我可不是小孩子啊。”  “嗯。”天火眯着眼歪头蹭了蹭白子,转头轻轻在白子露出的耳朵上啄了一下。


       

       夜间天火感到四周都像是笼着一层雾,潮湿冰冷,还有点胸闷气短。糟糕,不会是真的吧,雨女什么的,啊哈哈啊哈哈,怎么可能呢?然而就在这时他听见室外走廊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一下子冷汗全冒出来了,而且更让他心中一紧的是——那声音越来越近了啊喂!     这时报应啊,老天嫉妒我年经帅气而降下的天罚啊!天火抓住枕头,死死盯着门…… 来了!门哗的一下被拉开了。

    所以白子拉开门后就感觉天火在黑暗里紧张地用看鬼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拉上门,白子把手里抱着的铺盖放到地上,“你这是……?”

   “防鬼啦,你怎么过来了?”

    白子挥挥手里白色的枕头:“过来陪你啊。”把铺盖在天火边上整理好,接着就钻了进去,就留半张脸在外面,眼睛眨啊眨啊,“你不睡么?”

    “原来你是来投怀送抱的。”天火嘟嘟囔囔地躺到被子里去,然后虫子一样扭啊扭,让自己和白子贴的更近。突然白子在天火额头上摸了一把,“湿的,天火,你在出冷汗吗?”

      “放心啦,是被你吓的。”天火冲白子吹气,“要是觉得我冷的话,让我抱着取暖呗。”他本来只想打趣一下白子的,没想到对方真凑过来了,哎呀,不抱白不抱嘛~  于是就心安理得地把白子搂在怀里。“晚安”,怀中人这么说。  “嗯,晚安~”天火表示这种美人在怀的感觉真是爽翻了。


    可是他没有乐多久。当那股湿气再次包围他时,他发现即使抱着白子也无法驱逐由骨子里发出的寒意,他在心里叹气,我可真是明白了风湿病的痛苦了。在凉湿之气的逼迫下天火实在没忍住就咳嗽起来,还把白子也惹起来了。“天火,很难受?”白子看他。天火摇头笑道“没关系啦,也就是感冒的样子。”他看见了对方眼中的怀疑,便将额头贴上白子的,安慰着,“很快就天亮了。”

    白子弯弯嘴角,“要是有查克拉这种设定的话,我就用查克拉为你驱寒了。”

    “你现在也在帮我驱寒啊,阴天火的忍者先生?”

    “呵”,白子的手拂过天火的脸,然后覆在他眼睛上,“现在,闭眼睡觉。”    

    

         梦里虽然阴冷,但天火可以确认的是,他怀里有一个绝对能让自己安心的人。


   

       清早两人就跑去眯眯眼的宅子驱妖,眯眯眼笑眯眯地撒了天火一头一脸的盐,“哎呀呀,只要用盐就好了哟,把盐撒在家里,再把上次给的符贴在家里就好了哟~”    眯眯眼身边两个式神在周围漂浮,掩着嘴笑,偶尔会从他们耳侧飞过去。

    

   “虚惊一场呢”,白子看着手里的几袋盐,“你在想什么?”他问若有所思的天火。

    “啊啊什么都没有啦啊哈哈。”天火心虚地打起哈哈来,却脸红起来“就是想……你今天会不会和我一起睡……”

    “哈,你是小孩子吗?”随口一问,眼看天火蔫了下去,白子马上改口:

     “行啊”。






————————————————————————————--——

“雨女”相关来源于百度百科,盐是不是真的有效我也不知道哎嘿~

开更吧,向着傻白甜进发!

评论(2)
热度(23)

© 叫我Zha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