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ZhaChen~☆

山楂的楂是阿楂的楂

【笑对阴天】天火白子五十题◎十

谎言

        据说每个人每天要说六个谎,白子对此只是淡淡一笑,转而去看天火。「呀……放心啦,你说什么我都会当真呦?所以说不说谎无所谓啦~」

      「不,我是问你酒是不是少了。」紫色的眼睛闪过一道光。

       天火两手双双叠在嘴上,「本大爷才不会干那种大半夜出来偷喝酒那样的勾当呢哼唧~」

      「已经暴露了喔酒鬼君?还有你‘哼唧’什么,难道你内心其实也是一个傲娇的小公举吗?」白子捏起酒杯。

     「怎么可能?!我心中可是怀抱着男人的梦想啊,柔软的波涛和蓝白底的海……唔!」   

       白子把酒杯狠狠地砸了过去,「闭嘴吧混蛋画风都变得猥琐起来了。」

       白子有一颗正太控的心一如他是个白毛一样货真价实,比如当他还是正太时就被正太蠢萌宙太郎和傲骄空丸戳中过身为正太控的萌点,不要问为什么,白子只想表示自己没有大叔心。

     「宙太郎很喜欢你。」天火趴在桌子上眨巴眼睛。「嗯」无口正太白子如是说。

    「空丸很喜欢你。」天火歪了歪头。「嗯」白子·正在发呆·金城如是说。  

     「我喜欢你。」天火支起身子。「嗯……哎!?」白子用惊悚的仿佛在看一只羊驼跳舞的眼神无声地给了天火一道霹雳,「等等,是我理解错了吗,‘喜欢我’什么的?」

        对方黑色的眸子一瞬间变得黯淡,在白子试图辨清那浑浊中包含了些什么时笑了起来,「啊哈哈哈,白子真是的,我喜欢你像喜欢自己的亲兄弟一样啊!」天火笑着把头埋进交叠的双臂间,少年不住地轻颤如同真的忍俊不禁一般。

    

      那并不是一样的情感,像是不同单位一样无法比较,理所当然的,也不可能相等。

————————————————————

     云开日出,灰色的天被撕扯开,天火站在废墟中,身边来来往往的人们笑着哭着,眼泪落到地上,和血混在一起渗入土里,在阳光下发出喜悦的苦涩味道。但他只觉得寒冷。将手伸进另一只破烂不堪的袖子,轻抚着被掩盖住的结了痂的伤口,那上面还有些潮湿,带着刺痛。  微笑吧,微笑吧,他想起白子抓着面具挡在面前,狰狞又悲伤,仿佛他只是风魔小太郎。笑啊,笑啊,他想起他坠下悬崖的决绝,耳旁还有自己撕心裂肺的大喊……

天火抬头看放晴的天,他试图像平日一样没心没肺地笑,但终究是面无表情。

————————————————

「喂喂,你可不能离开我啊!」

「为什么?」

「因为我家会干家务的就只有白子你了。」

「这么说很过分哟?」

「嘿嘿,赶紧答应吧!」黑发的孩子撑着脸笑嘻嘻地盯着他。

「是是,我永远不会离开阴家。」白发的少年放下手中的活扭头看过来,无奈地作出承诺。

    

「白子!」躺在地上伪装差劲的男孩欣喜的喊出声来,「你来救我了!」

「嗯,不过请稍稍安静一点比较好喔?」散着头发的男人身着监狱看守的制服,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在看过那个戴面具的囚犯后,他们离开了。在晃晃悠悠的渡船上,男孩用与他大哥相似的脸笑道,「谢谢你来接我!」

男人微笑着,看向他天真的双眼,「是啊,我是来救你的。」

「首领!请您带领我们!」半跪的女子低头恳请着,一黑一紫的双眼透出不安和恐慌。

「你自由了,去干自己想干的事吧。」男人微微阖眼,准备离开。

「不,请等……」女子慌忙抬头。

「风魔一族早就消失了。」他走开了。

「我会永远在这里。」他对他这么说。

…………

        天火有意无意地向各路人探问着整个事件的经过,模模糊糊地拼凑出真相,不情愿地揪出白子的谎言,剖析着他原本的目的。事到如今他还是不管不顾地相信着这个人,以至于他说的每一句话都真假难辨起来,真可笑,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为什么会混淆呢?这话天火在喝醉时趴在桌子上问过对面模糊的白色人影,但只是凭借习惯而感到他仅仅是无奈地看着自己,事实上那人只是酒水带来的幻觉罢了。

      锦被留了下来,小姑娘似乎很开心,连笑的次数都变多了,不过天火还是看见过她因为空丸对人杀气腾腾的样子,以及一塌糊涂的做饭技术,不禁失笑。有时锦看见天火迎面而来时会拘谨地问好,即使天火说过这样太严肃了她也还是坚持这样。看着这个孩子有些紧张的脸,天火抬起左手来,在空中挪了挪,然后在左眼前方某处定住,随后闭上左眼,只用右眼看她。锦疑惑地歪头,「不要动啊。」天火笑了一下,锦马上把头偏回来。过了一会,男人把手放下,「哈哈那我走了啊!」就快速地离开了。

      「哎?」锦望向天火,学着他刚才的动作比划了一下,「这是怎么了吗?」

      天火回去后又喝醉了,他迷迷糊糊地想,没人制止就是容易不醉不休啊。他眯着眼转悠着手里瓷质的酒杯,回味起被自己遮住黑发黑眼的一半的那个小丫头,由衷地感到自己的无聊。啊啊啊,想借由那半张风魔的脸来缓解思念之情什么的太矫情了啊啊啊!!简直是痴汉的行为啊啊啊!!!他羞耻地把脸埋进胳膊里,在酒精味的寂静中,他的大脑混沌起来,潮涌般的思念冲击着他,四周像冰库一样寒冷黏腻。

      我想见你。

      我相信你。

    「你说什么我都会当真呦?」

     

 

昏暗的屋内,趴在桌上的男人颤抖着。

    

评论
热度(1)

© 叫我ZhaC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