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ZhaChen~☆

山楂的楂是阿楂的楂

【天火白子】仅仅是普通的故事(枪手x医生)

【仅仅是普通的故事】
枪手天火x 医生白子(天火单箭头)

医院仍然忙碌,人来来往往步履匆匆,在弥漫着消毒水的寒冷空气中哈着热气。冬天总是有很多人感冒发烧,尤其是抵抗力较低的小孩子,吸溜着鼻涕怯生生地看着护士拿着针筒走过来,眨巴眨巴眼睛眼泪就扑簌簌掉下来,紧紧攥着一脸无奈的妈妈的衣服哭。这时候有个穿白大褂的人站停在小家伙面前,小家伙正要仰头看他,就感觉自己脑袋上被抚了两把,热乎乎的,跟妈妈的手很不一样。他揉揉眼睛看那个人,第一眼就是那双眼睛,足以吸引小孩子全部注意力的紫色的眼睛。紫眼睛冲他笑了笑:“乖啊,不哭了。”接着牵过那只胖乎乎的小手,放上一颗糖,又摸了摸小孩子的头,离开了。“金城医生真是温柔啊!”护士一边感慨一边给安静了很多的孩子打针。

白子喜欢现在的这份工作,做一个医生,救死扶伤的医生,用手术刀为人指引一条活下去的路。有时候他精疲力尽地成功结束一场手术,会疲惫地笑着自言自语——我怎么也算是正义的化身了吧?随后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被一片光芒包围。

又是一个加班夜。等到白子从医院里走出来时,天黑的连月亮都没有。但好在路灯是亮着的,自己顺着灯走就行了。一阵风吹进他的领子,他加快了步伐,希望自己别被吹感冒了。这时候,他看见隔着自己几个路灯的地方有一个黑影窜出,被光照了一下,瞬间不见了。白子看见黑影走过的地方有滩什么痕迹,想了一下最坏的可能,他跑了过去,跟他的想法刚好吻合——这零零星星的都是血迹。白子站起来,在路灯下四处张望,喊了一声:“我是医生!”这是最能表达他想法的最简单的句子。见没有回应,他想了想,再喊:“不会让你去医院的!”然后一个狭小的黑巷巷里穿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啊呀,说到正点上了,白子高兴了一下,立刻跑过去,探头看向里面。

一个男人窝在那里,缓缓抬头,带着隐忍的笑容艰难地开口:“那就麻烦你了,医生。”

白子几乎是半扶半抱地把男人带回了家。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到客房的床上。带着血的手拿剪子剪开了男人的衣服裤子以及那个简易的包扎。他左侧第二根肋骨下面横着有一条一搾长的口子,大腿上也是一道很长的伤。你是和人玩命去了吗?白子疑惑,但好在没有伤到大动脉,也没有骨折,只是这个人求医太晚,流的血够他补一阵子了。白子用家里有的医疗器具帮他处理了伤口,当然他好心地给男人来了一针麻醉。待到一切结束已经凌晨三点了,他搬了个椅子坐下来,看看染血的床单和衣服叹了口气,然后看向昏迷的男人。嗯,是个男的,白子试图学着曾经看过的侦探电影里的人,想从这男人的蛛丝马迹中推理出一些东西,但他看了半天只能知道他参与了什么危险的事,而且很隐秘。他又仔仔细细剜了他一遍,嗯,是个男的,是个相貌不错的男的,他下定了结论,站起来,从柜子里搬出一床被子,轻轻地在男人脚下展开,然后拎着被子的两个角,将被子缓缓地向上拉,到男人脖子的时候无声的放手。白子不想因为盖个被子而碰到他的伤口。

正当白子想松口气时,他看见了男人睁着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他什么时候醒的?白子对他笑了笑,打算出去。“谢谢”,男人轻声说。白子回头,那人笑着,“阴天火”。白子眨眨眼,反应过来那是他的名字,“我是金城白子。你快睡吧,明天见。”说罢关灯出去了。





『失踪人口回归,杉杉你的梗,快接住,我在想要不要续着写(ˉ﹃ˉ)』

评论
热度(4)

© 叫我ZhaChen~☆ | Powered by LOFTER